英国媒体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陆军有70艘潜艇,持久战到终极时刻

英国媒体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陆军有70艘潜艇,持久战到终极时刻

  日本《产经新闻》5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对日“人民战争”进入最后阶段
纵观历史,国家间的实力水平发生重大变化,即“强者变弱、弱者变强”时,后来居上的弱者具有向走向衰弱的强者发起全面“进攻”的机会主义倾向。从目前的日中关系来看,双方实力正发生逆转:2004年中国军费超过日本的防卫费;2010年,中国的GDP也超过了日本。

  日本《产经新闻》5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对日“人民战争”进入最后阶段

内容摘要:在延安凤凰山麓革命旧址,记者探访了毛泽东曾居住过的石窑洞——吴家窑院:一张开裂的木方桌,一把掉漆的木靠椅、一只熏黑的木炭火盆外加一排吱吱作响的木书架,这便是毛泽东当年撰写《论持久战》时的办公设备。据雷小倩介绍,《论持久战》全文5万余字,共计约120个自然段,深刻分析了中日双方的情况,彻底批驳了“亡国论”“速胜论”等错误论断,指出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抗战取得最后胜利的客观依据,并科学地预见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3个阶段。“《论持久战》以超拔的哲学思维将‘持久战’这一军事概念理论化、系统化、具体化、实践化,它批驳了错误论调,坚定了中国民众的抗战信心,是指导抗战胜利的有力思想武器。

  如果将这种“实力逆转”诠释成中国的军事战略,那么体现了如下意思。虽然中国不断呈资本主义形式发展,但毛泽东思想仍具有谁也无法反对的绝对权威,是共产主义体制的绝对支柱。毛泽东思想就是人民战争理论,其代表是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期间所写的《论持久战》,也是“弱小中国”战胜“强大日本”的战略构想。《论持久战》将抗日战争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3个阶段。中国正是通过这种在长期抗战中增强实力,并促使国际形势变化和让敌人内部土崩瓦解的方式,达到战略相持的目的,并最后转为战略反攻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上世纪70年代两国邦交正常化后,中国面对的是与40年前不同的强敌。以亚洲霸主为目标的中国再次开始了人民战争。第一阶段是日中友好和搁置钓鱼岛问题的战略防御时期。21世纪为第二阶段,即战略相持阶段:为削弱日本实力,中国加强心理战和舆论战以弱化对华强硬论,并通过渔船和公务船频繁进入钓鱼岛海域这种“切腊肠”的方式,削弱日本权益。同时,中国为实现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还采取各种手段使自己在日中实力对比中处于有利地位。

关键词:

  20世纪,解放军基本上是打倒国内反动势力的革命军,缺乏越洋作战的能力,无法与日美同盟抗衡。为防止处于不利局面,中国采取的是维持现状的“搁置”战略。另外,上世纪解放军与日美同盟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日中间实力没有发生逆转。

  中国的网上舆论充满对日本的优越感。中国海军拥有70艘潜艇和72艘水上舰艇,而日本分别只有18和47艘。从《论持久战》来看,现在的日中关系处于从第二阶段逐渐转向第三阶段的时期。中国希望尽快进入第三阶段,并巩固亚洲霸主地位。

作者简介: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急速提高,中国人意识中那种对日恐惧和自卑感消失了。▲(作者村井友秀,丰豆译)

  纵观历史,国家间的实力水平发生重大变化,即“强者变弱、弱者变强”时,后来居上的弱者具有向走向衰弱的强者发起全面“进攻”的机会主义倾向。从目前的日中关系来看,双方实力正发生逆转:2004年中国军费超过日本的防卫费;2010年,中国的GDP也超过了日本。

   【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奋斗创造美好生活】

  如果将这种“实力逆转”诠释成中国的军事战略,那么体现了如下意思。虽然中国不断呈资本主义形式发展,但毛泽东思想仍具有谁也无法反对的绝对权威,是共产主义体制的绝对支柱。毛泽东思想就是人民战争理论,其代表是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期间所写的《论持久战》,也是“弱小中国”战胜“强大日本”的战略构想。《论持久战》将抗日战争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3个阶段。中国正是通过这种在长期抗战中增强实力,并促使国际形势变化和让敌人内部土崩瓦解的方式,达到战略相持的目的,并最后转为战略反攻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巍巍宝塔山,悠悠延河水。初冬的延安在微寒中肃立。80年前,在陕西省延安市凤凰山脚下一孔普通的窑洞里,一本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小册子”——《论持久战》孕育而生,进而对全国的抗战局面产生了重大影响。

  20世纪,解放军基本上是打倒国内反动势力的革命军,缺乏越洋作战的能力,无法与日美同盟抗衡。为防止处于不利局面,中国采取的是维持现状的“搁置”战略。另外,上世纪解放军与日美同盟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日中间实力没有发生逆转。

  虽然已经过去80年,历史的记忆却从未模糊。在延安大学,该校政法学院副教授、陕甘宁边区史研究学者雷小倩向记者回顾起《论持久战》的时代背景与形成过程。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急速提高,中国人意识中那种对日恐惧和自卑感消失了。

  《论持久战》发表时,中国的抗日战争已经进行了10个月。其间,北平、天津、太原、上海、南京等城市相继陷落。随着战局的起伏,“亡国论”“速胜论”等论调甚嚣尘上。为了凝聚国内抗日力量,坚定国人的必胜决心,毛泽东认为有必要对抗战10个月以来的经验进行总结性解释,以回应世人关切。

 

  雷小倩告诉记者,“持久战”这一战略观念并非灵光一闪的天外来物。早在《论持久战》一文发表前,“持久战”的思想观点已经在我党主要领导人的头脑中反复斟酌酝酿、深化发展。1936年7月,毛泽东同斯诺谈话时就已提出坚持持久抗战的各项方针;1938年5月,毛泽东发表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提到有计划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战等一系列具体战略问题。此外、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同志也在文章、谈话中初步提出了进行“持久战”的问题。

  “《论持久战》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雷小倩说。

  在延安凤凰山麓革命旧址,记者探访了毛泽东曾居住过的石窑洞——吴家窑院:一张开裂的木方桌,一把掉漆的木靠椅、一只熏黑的木炭火盆外加一排吱吱作响的木书架,这便是毛泽东当年撰写《论持久战》时的办公设备。

  “1938年暮春,北方的天气虽然已经转暖,但陕北的窑洞里依然阴冷。木炭火将窑洞烘烤得温暖又舒适。为了批驳‘亡国论’‘速胜论’等错误观点,回答困扰人们思想的种种问题,毛泽东开始撰写酝酿已久、建立在科学判断和分析之上的雄文《论持久战》。”讲解员高子涵清脆的嗓音将时光拉回到80年前的凤凰山下,一代伟人焚膏继晷、秉笔直书的夜晚。

  根据毛泽东当时的警卫员翟作军的回忆文献资料显示,为了撰写《论持久战》一文,毛泽东阅读了大量国内外资料和战争理论著作,精心拟定撰稿提纲。开始撰稿后,常常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实在太累太困时,就让警卫人员打盆水洗洗脸,到院子里转一转,在躺椅上闭目养会儿神,然后接着写作。有一次,毛泽东写作入了神,炭火盆把鞋子烤焦了却浑然不知,直到满屋弥漫着焦煳气味才被警卫员发现。这样经过8天9夜的艰苦写作,《论持久战》初稿最终得以完成。

  据雷小倩介绍,《论持久战》全文5万余字,共计约120个自然段,深刻分析了中日双方的情况,彻底批驳了“亡国论”“速胜论”等错误论断,指出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抗战取得最后胜利的客观依据,并科学地预见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3个阶段。《论持久战》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指出抗日战争胜利的唯一正确道路是充分动员和依靠群众,实行人民战争。

  《论持久战》一经刊出就以强大的说服力及时回答了抗日军民头脑里的种种问题。在根据地、国统区乃至国际社会引起积极反响。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将《论持久战》的思想归纳为:“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更结合战例在该书的书眉上留下许多批注。”

  “《论持久战》以超拔的哲学思维将‘持久战’这一军事概念理论化、系统化、具体化、实践化,它批驳了错误论调,坚定了中国民众的抗战信心,是指导抗战胜利的有力思想武器。其中,依靠和动员人民群众的相关论断至今读来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价值。”雷小倩说。

  (本报记者 张哲浩 马荣瑞)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