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众国土耳其共和国策动在叙波尔多设禁止飞行区,美利坚同同盟者中情局匡助向叙卡托维兹反对派分发火器

美利坚合众国土耳其共和国策动在叙波尔多设禁止飞行区,美利坚同同盟者中情局匡助向叙卡托维兹反对派分发火器

  新华网华盛顿6月21日电 (记者 易爱军)
据《纽约时报》21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正在土耳其南部协助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分发武器,以免武器落入与“基地”等恐怖组织有瓜葛的武装人员手中。

  ■ 将设立行动计划和情报共享工作组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仲伟东】美国《外交政策》杂志6月22日报道称,在纠结数月之后,美国政府终于表示将为叙利亚反对派提供轻武器。但是叙反对派发言人随即回应说,美方的决定不太可能扭转叙利亚的“平衡局面”,反而可能会在土耳其“留下印记”。

  报道援引美国官员和阿拉伯情报官员的话说,这些中情局官员人数不多,他们已在土耳其南部秘密活动数个星期。通过帮助甄别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这些情报官员希望了解更多有关叙利亚境内反对派情况并与之建立关系。

  ■ 深入援助叙反对派

  报道称,美国对叙政策的转变目前仍存在诸多不明了之处。美国官员曾表示,美方已经在非致命性武器方面加强了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援助。有媒体披露,美方的援助具体说来就是轻武器和弹药。但叙反对派并不缺乏轻型武器,缺的是重型武器尤其是防空武器。为此,美国的表态突显出土耳其的角色——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的主要通道之一。不过,这一角色有可能危及土耳其的稳定。

  报道说,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的武器包括自动步枪、火箭弹、弹药和部分反坦克武器。这些武器由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出资购买。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1日说,美国与土耳其正商讨加速推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措施,包括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

  自2011年起,约有40万难民由叙利亚蜂拥至土耳其,土南部地区则成为叙反对派寻求国际社会帮助的缓冲区之一。而到2012年中期,土耳其已经被卷入其中,成为向叙反对派武装输送武器的通道之一,土情报人员将轻武器和弹药由卡塔尔和沙特运进叙利亚境内,而一切都得到了美国的“点头”。

  美国政府称,美方迄今未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援助,只是提供药品和通讯设备等援助。

  去年利比亚冲突中,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美国等国推动下投票决定设立利比亚“禁飞区”,最终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袭利比亚大开方便之门,加速穆阿迈尔·卡扎菲政权垮台。

  报道称,有消息人士说,奥巴马政府可能会在一周之内决定如何向许多反对派输送武器。“问题不在于他们要把武器提供给谁,而是经由何种机制(进行援助)?”消息人士说道。据悉,目前美国等各方正在商量,经由土耳其和约旦通过空运和陆运的方式向叙反对派输送武器。但是具体的操作方式悬而未决。“美国可能会帮助把武器运至最终目的地,送到使用者手中。”消息人士说道。然而这名消息人士强调“当地指挥官不应与外国政府有牵连”,否则无异于“制造军阀割据”。

  叙利亚危机已经持续15个多月,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冲突不断。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以便实现政治过渡,俄罗斯和中国则反对通过外来干涉实现政权变更,主张叙利亚各方通过谈判实现和解。

  探讨援助反对派细节

  报道认为,如果美国确实着手向叙反对派提供轻型武器,同时可能会允许“表现活跃”的海湾国家提供重型武器。如此一来,战争就有可能波及土耳其——一方面是来自叙利亚政权的报复,另一方面可能来自与“基地”阻止相关联的武装分子。之前众多“基地”组织下属机构成员落网已经证实土耳其境内确有极端分子势力的存在。

  希拉里当天抵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与土耳其外长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会商叙利亚局势。希拉里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说,叙利亚局势持续恶化,美土双方同意设立一个行动计划和情报共享的联合工作组,以研究如何援助反对派武装,加速巴沙尔政权倒台。“(达武特奥卢)外长与我同意开展非常深入的行动计划,”希拉里说,“我们一直就冲突进展保持密切协作,但现在需要涉足真正细节。”

  《外交政策》指出,从理论上说,任何由美国流入叙利亚的武器都应最终到达与“基地”阻止无关联的叙反对派手中。但是由于目前叙利亚战争的混乱局面,外界难以确定这些武器最终到底到了谁的手中。鉴于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冲突中扮演的重大角色,美国对武装叙反对派“开绿灯”更多地会对土耳其从各个方面产生影响。

  当记者问讨论内容是否包括“禁飞区”,希拉里暗示这是其中一个可能选项。“你(记者)所提问题涉及的内容正是我和(达武特奥卢)外长认为需要更深层次研究的问题。”希拉里说,但强调现阶段还没有作出任何相关决定。

  达武特奥卢谈及叙利亚局势时显示出更强硬态度,称叙利亚北部重镇阿勒颇的人道主义危机严重,“国际社会需要采取非常决定性的举措结束这场危机”。

  反对派内部分歧不少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作为针对叙利亚行动的主要重心之一,邻国土耳其公开支持并庇护叙利亚反对派组织,土叙两国边境已经成为向反对派武装输送武器和其他援助的主要途径。

  过去17个月冲突中,美国在至少5个月前开始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非致命援助”,如今已经可以看到越来越多反对派武装人员利用卫星电话相互联络。一些美国官员说,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主要致力于武装叙反对派,美情报官员则协助筛选接受方,防止武器落入“基地”等恐怖组织之手。美国官员告诉《纽约时报》记者,叙反对派近来呼吁外界提供包括防空武器在内的装备,帮助反对派击败政府军,但美方始终存在顾虑,担心直接提供武器或者空中支援可能招致暴力回应。希拉里11日表态似乎反映出这一顾虑。她声称援助目的是加速推翻巴沙尔政权,但“不能以制造更多死伤和破坏的方式”。

  路透社报道,美国官员认为叙利亚政权更迭不可避免,因此尤其关注“后巴沙尔”时代的政治势力布局,希望借助土耳其分析叙境内政治势力的优势,谋划叙利亚未来政治版图。

  不过,叙反对派之间在行动协调等方面分歧不少,或许让美国统一反对派阵线的期望成为一厢情愿。

  叙利亚主要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成员海赛姆·盖德马迪11日组织武装人员越境进入叙利亚境内集结,行前向法新社记者吹嘘,“叙利亚自由军”已经“联合多个组织,共5万名战士”,11日的行动将在叙利亚境内集结3000名手持崭新武器的人员。盖德马迪没有想到的是,到达集结地点时,只有100人带有武器,且多为老式自动步枪和手枪。

  阿盟推迟叙问题会议

  阿拉伯国家联盟昨日宣布,原定当天举行的阿盟成员国外交部长会议推迟。

  阿盟助理秘书长艾哈迈德·本·赫利在阿盟总部所在地埃及首都开罗告诉媒体记者,这场原定在沙特阿拉伯红海海滨城市吉达召开的会议推迟。他没有说明推迟原因以及会议改期至何时举行。

  本·赫利11日告诉媒体记者,这场会议将讨论“叙利亚局势最新进展”以及在联合国—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科菲·安南宣布辞职决定后“应该采取何种措施”。会议还将挑选安南继任者。

  阿盟和联合国先前承诺,将在今后几天内选出安南继任者。现阶段,阿尔及利亚前外交部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是热议人选。

  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的任期定于本月19日结束。联合国一名外交官告诉法新社记者,叙利亚现在的局势令观察员无法完成巡视任务,观察团将由一个“政治联络办公室”取代,“从而协助新任联合特使的工作”。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