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将西沙南沙纳入其,越声称西沙南沙

越南将西沙南沙纳入其,越声称西沙南沙

  不仅如此,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长期以来得到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国际舆论的广泛承认。法国、英国、日本、菲律宾、苏联、朝鲜、美国以及众多东欧国家的官员表态、政府文件、声明公报、媒体舆论等均直接或间接地承认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属于中国。

  根据国际法,先占指的是一个国家有意识地取得当时不在任何其他国家主权之下的土地的主权的一种占取行为。先占的客体是不属于任何国家的无主地。先占的完成必须实现有效占领——即以国家名义宣布对土地的占有,并存在一定的行政管理行为。早在汉朝,我国就已发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迟至元代,西沙、南沙群岛已归属我国管辖。依据先占的要求进行判断,越南并非西沙、南沙群岛的最早发现国和先占国,在越南发现之时,西沙、南沙群岛早已不是无主地。更何况越南也从未对西沙、南沙群岛行使过有效、持续、和平的管辖,我国在各种场合一再声明对西沙、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并对越南侵犯我国领土主权的行为多次表示抗议和反对。因此,越南的主张并不符合先占这一领土取得方式的基本要求,其主张在法律上成为无本之木。

摘要:
正在南海中国管辖海域执行定期巡航任务的中国海监编队1日上午10时许到达华阳礁,与华阳礁中国驻守官兵互致问候。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正在南海中国管辖海域执行定期巡航任务的中国海监编队1日上午10时许到达华阳礁,与华阳礁中国驻守官兵互致问候。据新华网报道,7月1日雨过天晴,南海碧空如洗。到达华阳礁后,编队调整队形,中国海监84、66、71三船列单纵队,纵间距为2链、航速6节。编队指挥船中国海监83船从三船单纵队和华阳礁之间行进。
海监83船通过华阳礁时,各船海监队员在船首、船尾站坡面向华阳礁敬礼1分钟。编队各船同时鸣笛1分钟。编队指挥员李永波在海监83船与华阳礁上常年驻守南疆的官兵进行甚高频电话互动。据介绍,华阳礁是南沙群岛中一座珊瑚礁,为尹庆群礁四大礁中最东的一礁,是中国固有领土。华阳礁礁盘呈弓形,长约5.6公里,浅湖小而且没有口门地形发育。北面礁盘有两块海拔1.2至1.6米的礁石出露,潮差为2米左右。东端外侧急陡变深至深海。此次中国海监定期维权巡航6月26日自三亚出发以来,已安全航行1700多海里。另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约200名越南民众7月1日在首都河内进行游行,抗议中国的南海政策。中越领土和领海争端近来尖锐化。6月21日,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中国学者称,这是越南在南海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最新举动。《越南海洋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据大洋网-广州日报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海疆问题专业研究者王晓鹏和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海洋政策与法律中心副主任李金明认为,越南的所谓历史依据根本站不住脚。据现代考证,越南历史上的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指的是越南近海的一些岛屿,与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是两回事。因此,越南的所谓历史依据不符合历史事实,是在偷换概念。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也违背了越南政府过去的公开立场。王晓鹏表示,在新中国成立后,越南政府曾多次公开表示支持中国在南沙和西沙的主权。越南政府现在不可逾越的一个法律障碍就是上世纪50年代末,越南时任总理范文同曾以外交照会的形式向中国政府表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土。《越南海洋法》的通过还违背了中越两国达成的共识和南海周边诸国在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越南海洋法》的通过还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王晓鹏表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支持一国通过国内立法的形式确立其对某一海域的主权,但有一个条件,即不应侵犯其他国家的主权;而越南的做法直接侵犯了中国对西沙和南沙的主权,完全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越南海洋法》中所指的“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的历史依据,来源于17世纪一个名叫杜伯的越南人编制的“越南地图中的广义地区图”和18世纪黎贵敦撰写的《抚边杂录》以及前南越西贡当局于1975年公布的一张来历不明的《大南一统全图》。越南声称这几份历史图籍中的“黄沙”即我国西沙群岛,“长沙”即我国南沙群岛,并以此证明这两个群岛“很久以来就是越南的领土”。

  二、越南无法依据国家继承理论获得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

  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最早发现并命名、最早开发经营和最早管辖的。这不仅有古今中外的大量史料、文件、地图和文物可作证明,而且也为世界上许多国家所广泛承认。在近代史上,这两个群岛虽曾一度被外国非法侵占,但并不能改变它们属于中国的历史事实。

  越南一直宣称,旧金山和会及《旧金山对日和约》已经确认了其对于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这同样构成越南主张西沙、群岛主权的有力证据。越南声称:1951年旧金山和会上越南代表曾明确重申对西沙与南沙两群岛的主权,未遭到任何反对或保留;1952年签署的《旧金山和约》规定日本应当放弃对于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的权利、权利依据及要求,而这款规定中日本放弃的权利应该属于越南。

  自汉代开始,我国人民就发现并命名了西沙和南沙群岛。东汉杨孚的《异物志》中有“涨海崎头,水浅而多磁石”的记载,“涨海”即指南海,“崎头”即是对南海诸岛岛礁的称呼。此后,历朝历代的书籍史料中均有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记载和描述,将两群岛称为“九乳螺洲”、“石塘”、“长沙”、“千里石塘”、“万里长沙”等。

  一、越南依据先占原则取得西沙和南沙群岛主权的主张不成立

  综上所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的铁证如山,不容改变。越南妄图通过立法使其侵占我南海主权的行为合法化的企图不可能实现。(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陈韶阳)

  中新网6月24日电
国家海洋局网站日前刊文指出,2012年6月21日,越南国会通过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海洋法》,不顾历史事实,主张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所谓的“主权”毫无法理依据。越南的单方面立法行为是非法和无效的。全文如下:

  我国人民至迟在明初就在西沙、南沙群岛从事生产活动。这不仅记载于若干古籍中,而且在西沙、南沙群岛考古中,发现了大量我国唐、宋、明、清时期的遗物,如古钱币、瓷器、古沉船、居住遗址、古庙、水井、坟墓等。此外,流传至今的《更路簿》是明清以来我国海南渔民前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航行指南。所有这些充分证明了中国是最早开发和经营西沙、南沙群岛的国家。

  综上所述,尽管《越南海洋法》将我国西沙、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纳入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但事实上,对于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越南既没有历史依据,更没有法理依据。越南的单方面行动根本无法改变中国对西沙和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的事实。(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白蕾)

  2012年6月21日,越南国会审议通过了《越南海洋法》。该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妄图以此制造其侵占我西沙、南沙群岛的“法律依据”。然而,回顾历史,不难发现越南方面的说辞漏洞百出,前后矛盾,出尔反尔。《越南海洋法》的通过改变不了我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的事实。

  三、相关国际条约并未确认越南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

  二、越南所谓的“黄沙”和“长沙”不是中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

  然而事实并非如越南所言。法国于1933年入侵我西沙、南沙群岛并将其划入安南的一个省。显而易见,法国对我西沙、南沙岛屿的侵占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根本就不能构成越南所谓继承的对象;而且,二战期间法国被日本逐出南沙群岛,日本战败撤出后,法国并没有返回南沙群岛,日本在旧金山和会上正式放弃对西沙、南沙群岛的权利时,法国也并未采取任何行动。由此可见,越南既无法从安南,也无法从法国继承并获得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

  自宋代开始,历代中国政府都对包括西沙和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行使了管辖权。在宋代,已将“千里长沙”和“万里石塘”(今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划归中国版图;在明代,水师就已在“七州洋”(今西沙群岛)巡卫海防;在近现代,中国政府在两群岛竖立主权碑,派驻军队,设立灯塔、气象台,批准生产开采,设立行政机构等。这些都是有史可考、有案可查、有物可证的铁的事实。

  2012年6月21日,越南第十三届国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严重侵犯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海洋法》,不顾历史事实,公然将我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越南的单方面立法行为是非法和无效的。分析越南的所谓“主权”依据可以看出,这些所谓“主权”依据既不符合历史事实,更缺乏法理基础。在歪曲和编造历史依据的基础上,越南牵强附会地提出和制造各种所谓法理依据,以支持其非法“主权”主张。

  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越南外交部在其白皮书《黄沙和长沙群岛——越南领土》中声称,在西沙、南沙群岛尚属无主地时,越南就占有了这些岛屿,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中,越南政府对西沙、南沙群岛有效、持续、和平地行使了国家权力。因此,越南认为其已经依据先占这种当时国际法认可的领土取得方式获得了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

  然而,1974年之后,越南觊觎南海蕴藏的丰富资源,罔顾历史事实和法理依据,出尔反尔,将西沙、南沙群岛划归其“管辖”范围,这一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中的“禁止反言”原则。简单地说,“禁止反言”就是禁止一方当事人通过违背其先前所作言行而造成对另一方当事人权益的损害,即当事人必须言行一致。越南官方对西沙、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的声明对越南政府具有拘束力,其将西沙、南沙群岛划归其“主权”和“管辖”范围的行为违背了先前的言行,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是非法和无效的。

  我国没有参加旧金山和会,但是,在和会召开之前我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威岛和西沙群岛拥有不可占领的主权,不论英美对日和约有无规定及如何规定,均不受影响。”所以,越南的声明未遭到任何反对或保留的说法并不属实。此外,《旧金山对日和约》并未明确规定日本放弃的权利属于越南,而是对岛屿的主权归属问题采取了模糊处理的方式。而事实是,1943年11月的《开罗宣言》和1945年7月的《波茨坦公告》都明确规定,“日本通过侵略掠夺的中国领土,如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国。”当时的国民政府正式根据这两个公约于1946年接收了西沙和南沙群岛。但《旧金山对日和约》却篡改了上述两个文件的精神,提出“日本政府放弃对台湾、澎湖列岛、南沙及西沙群岛的一切权利和要求”,但只字未提这些领土的归属问题,这明显是美国当时冷战思维在作祟。因此,越南认为旧金山和会及《旧金山对日和约》明确了西沙、南沙群岛主权属越的观点是根本不成立。

  三、越南在西沙和南沙群岛主权问题上出尔反尔违反国际法原则

  越南提出的另一个所谓法理依据是,其已经依据国际法上的国家继承理论,继承了法国对于西沙、南沙群岛的控制权。越南以继承其前宗主国法国的领土为由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认为历史上的安南、法属殖民政府和南越政府都曾以越南的名义对“长沙”和“黄沙”实施了管辖,根据1954年《日内瓦公约》,法国结束其在越南的殖民统治后,越南就相应地继承了法国在西沙、南沙群岛的统治。

  中新网6月24日电
国家海洋局网站日前刊文指出,《越南海洋法》将中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其“主权”和
“管辖”范围违背历史事实,其通过改变不了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的事实。全文如下: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越南政府无论在其官方声明、照会或是领导人的谈话中,还是在官方出版的报刊、教科书和地图中,都一再承认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例如,1947年2月河内中央社电:“……法国之向中国争取西沙群岛,实属无理要求。……”。1956年,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雍文谦接见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志民时表示:“根据越南方面的资料,从历史上看,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应当属于中国领土。”1958年9月,我国政府发表关于领海的声明,明确指出西沙群岛、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等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领土。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随后致函周恩来总理:“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项决定,并将指示负有职责的国家机关,凡在海面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关系时,要严格尊重中国领海宽度为十二海里的规定”。同月,越南《人民报》发表评论说:“谁侵犯中国的领海,谁就是侵略者。……越南人民完全赞成中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并且积极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此外,还有众多的越南官方出版的书籍和地图均清楚指明西沙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

  事实上,越南历史图籍中所说的黄沙、长沙只是越南近海中的一些岛屿和沙滩,同我国西沙、南沙群岛毫无关系。我国已故著名边疆史地专家韩振华先生在其所著《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中对此事有过详细严谨的论证。他分析了杜伯、黎贵敦等人对“黄沙”和“长沙”地形地貌、地理位置、航程的记述,指出这些记述与实际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几乎完全没有相似之处,根本不是我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真正的“黄沙”是指今越南沿岸的理山岛群岛和占婆岛群岛,而“长沙”位于越南中部海岸不远处。“长沙”和“黄沙”紧紧相邻,而非如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相隔五百多公里。越南的所谓历史证据恰恰证明:越南人所说的“黄沙”和“长沙”根本不是我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而是越南近海的一些岛屿和沙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